清白芙蓉嬌

第六十六章 圍攻沈念

類別:恐怖靈異 作者:四月知南 本章:第六十六章 圍攻沈念

    穿戴整齊的米綰款步出來,先看了眼完好的籃子,又看向沈念。微微一笑。走到條幾旁將籃子拿到手里。

    “走吧妹妹。”

    沈念笑笑起身,“姐姐去哪處?”卻實在笑的有些牽強。

    “原想著在廳里坐坐便去同家里長輩看會子戲,都說梨園春戲好。沒成想與妹妹投緣,還沾了一身水。”說到這米綰還做嗔怒樣子笑看了沈念一眼。

    這一眼,真是應了那句嬌柔做作。沈念心里麻了一麻,汗毛齊齊對她起立敬禮。

    干笑了笑,“怪我怪我,我便再給姐姐賠個不是。”說著就做個下福,剛彎了膝蓋,就被米綰拉起來。“逗你玩呢,走吧快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們就走吧,我也去尋自家長輩了。”兩人邊說,邊要往外走。沈念卻不留神袖口掃到茶杯,流了一桌水。

    “呦,瞧我今天,真是跟水過不去了,先是灑了姐姐一身水,現在又灑了一桌子。百吉,快把桌子擦了,好好一張紅木桌,別叫泡壞了。”

    那米綰聽她說與水過不去覺得好笑,抬手攔住百吉,笑道:“妹妹何必操心?紀家是家大業大的門第,一張桌子罷了,何必在意?走吧。”說完就拽了沈念胳膊。

    沈念一時沒忍住,眉頭微微皺起,去瞧米綰神色,笑的嬌柔甜美,就好像剛才說出那番話的不是她,又或是她方才說的,是什么有趣好玩的事。

    愣怔一瞬,堪堪展開一個柔笑,卻是有幾分不自然,“姐姐說的是,那便走吧。”心中卻沉了一沉,暗道:好一個柔弱似柳的姑娘。

    攜手走了一段路程,兩人便分道而行,米綰往前院看戲,沈念回了涼亭去找元櫻與冉書。

    一路想起那籃中字條,一首情詩運用的真是柔情蜜意。心里是沉了又沉,腦中一會是紀元鳶身披紅妝的絕色樣貌,一會是紀老太太慈眉善目的音容笑貌,一會又是紀夫人送別女兒時通紅的雙眼。王孝成這個混蛋!吃著碗里的,看著鍋里的。

    又想起上午紀元櫻與她姐姐說的一番話,若是王孝成不好,便打上門去,這事,她倒真干的出來。頓時覺得又是心疼,又是頭疼。這事,還是要從長計議,即便是捉奸,也要捉雙才好。

    紀元櫻與魏冉書已經收拾整齊,正坐在廳里吃點心。斗百草的一眾小姑娘也玩累了三三兩兩坐在圍廊上歇息聊天。

    “你上哪去了?不是叫你在這等著我們嗎?”紀元櫻拉沈念手腕,叫她坐在一旁,又塞給她一塊翡翠涼糕。

    沈念接過糕點,強笑了笑道:“沒做什么,就是坐著無聊,到處走了走。”

    “難怪等了半天也不見你,外邊那么熱,渴了吧,喝碗茶吧。”說話間元櫻又奪下她手中糕點,又遞上一海碗茶。

    沈念頗覺頭大,抿抿嘴,有些委委屈屈的接過來,方才偷紙條,緊張之下喝了半壺涼茶,此時實在是滿肚子涼水晃蕩,只好淺嘗慢品起來。

    “哎,元櫻,你在這處呢,真是好巧。噯呦,念念妹妹也在呢?”

    正喝茶的三人皆是皺了皺眉,看向來人。

    魏冉書心道這聲音,這模樣,還有這說話時的做作樣子,咦難受。

    沈念卻是心頭一蕩,來人,范悅兒是也。但叫她沒想到的是,有了上次那事,這姑娘竟然還能與她這般親切稱呼。不過還沒等她作出行動,就當機了。

    只聽這位范姑娘帶著十分憐憫的語氣,看了看沈念,又看向邊上幾位小姐。“這就是沈家三房的那位姑娘,沈念。”

    當機的沈念著實想不明白她話中何意,但看眼前架勢,應該是范悅兒與這幾位小姐‘介紹’過她。再看幾個姑娘竊竊私語起來的樣子,以及時不時滿帶不屑的看她一眼的樣子,想必,介紹她時,說的應該不是什么好話。

    果然,一個長臉齊頭簾的姑娘面帶同情看向沈念道:“聽說你父親被貶到甘州了?”隨之就是眾人齊齊看向了她,等待她回答。

    沈念恍惚又回到了那時剛醒來的光景,沈茉沈怡也總這般看著她,同情她被貶的父親,同情她孤苦一人,而她們眼中,卻帶了譏諷,還有優越感。

    可她已經不是那個剛來她們地盤,孤苦伶仃的小丫頭了,她長大了,她還有了祖母。

    濃黑眼眸輕輕彎了彎,勾唇道: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范悅兒這時端詳起沈念。比之上次見面,沈念已出落成貴家淑女嬌客。因是參加今日之筵席,梳了個精巧好看的發髻,簪了兩支金累絲鑲綠松石雛菊簪,很是精美。身上衣裳也是上等緙絲紗裙。

    此時又見她淡淡的笑模樣,身量勻稱薄肩纖臂,一節脖頸白凈纖美似天鵝,一雙桃花眼愈發明媚清透。此時嘴角微微翹起,紅潤飽滿。是滿臉的淡然之意,仿佛根本不在意她們在嘲笑她。

    這樣的沈念,只會叫她更填一份嫉妒與恨意。

    收了收心中所想。款步走到沈念身側,雙手扶上她肩膀,俯身湊到她耳邊。故作一副擔憂面貌道:“念念妹妹也是可憐的,自小就離了父母,可還記得伯父伯母樣貌?想必,在甘州那處,二位尊長過得一定也是十分辛苦的,你可別焦心他們。在傷了自己身體。”

    “我聽說甘州什么都沒有,窮的很。飯都吃不飽,別說穿好衣裳了。配飾更是一概不講究。”一個個子偏矮的圓潤小姐站出來,也是故作同情的看著沈念,說話時還摸了摸腰間一枚玉扣,引得大家都注意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雙親在你很小時候就去甘州了吧,你從小就是自己了,你真是可憐。”

    “她父母更是可憐,在那處地界過了這么些年。怕是要過一輩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豈不是更可憐,沒有父母兄弟撐腰的小姐哎”

    小小涼亭,頓時擠了不少高矮胖瘦的姑娘,左一句有一句同情著沈念。不過是找存在感,刷優越感罷了。回頭再有個什么局子,她們就會拿出這談資,說道一番:有個叫沈念的,長得好看又怎樣,還不是身世不好,背景也不好只要是別人不好,她們就高興。即便是她們中間的小伙伴不好了,她們也只會惺惺作態一番。又拿去當襯托自己優越的談資罷了。

    都是些趨炎附勢,欺軟怕硬的小人而已。

先看到這(加入書簽)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我的書架

四月知南的小說清白芙蓉嬌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,不代表網站立場,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!
清白芙蓉嬌最新章節清白芙蓉嬌全文閱讀清白芙蓉嬌5200清白芙蓉嬌無彈窗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。
版權歸作者四月知南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,請聯系我們,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。謝謝!
順隆書院
捕鱼达人千炮版攻略 今期三肖必中特马 湖北11选5号码预测 快乐8稳赚技巧 p62怎么兑奖 吉林快三计划预测神器 浙江体彩20选5开 股票推荐买入软件 北京快3助手下载安装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结彩网 管家婆期期准来料精选 大乐透技巧中5红方法 股票价格下跌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湖 喜乐彩中奖金额表对照表 黑龙江幸运11选5走势图 全球股市估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