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開的月季花

第六十九章 定親

類別:恐怖靈異 作者:地瓜肚子 本章:第六十九章 定親

    孫大膽是畜牧局里的職工,這幾年承包了局里的冷藏車,運輸冷凍肉食,雖然開車比較辛苦,但是每年的利潤還是很可觀的。

    孫大膽弟兄姐妹九個,在生產隊的那些年還都小,可是吃了不少苦頭,也有過挨餓的日子。現在弟兄姐妹都長大了,都有了一份不錯的工作,日子一天天也過好了。

    王雪通過熟人,打聽清楚了孫大膽家里的情況,知道他家里是過日子的好人家,況且紅霞最近跟他談的也不錯,于是王雪打算,把二人的親事給定下來。

    這天,是個黃道吉日,正是紅霞和孫大膽定親的日子。王雪家里的店面都沒開門,一家人都去飯店喝酒了。

    “親家,過來一起坐啊!”

    孫大膽的母親張月琴,都快六十歲了,由于拉扯九個孩子,操勞過度,身體不是很好,但是今天卻是紅光滿面,喜笑顏開。

    “老嫂子,以后紅霞到了你們家,你要多管教呀!”王雪拉著張月琴的手,兩個人坐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哎呀,俺打眼一看紅霞這孩子,就是一個聽話的孩子,還是你教育的好啊!”張月琴說話可是很有水平,不比王雪差。

    沂蒙城內的訂婚程序,跟鄉下差不多,不過一些繁雜細節,該省就省了,但是基本的套路還是要走的。

    孫大膽給紅霞買了幾身新衣服,到金店里打了一些金銀首飾;紅霞也給孫大膽買了幾身衣服,還給買了一雙牛皮鞋。

    喝酒之前,張月琴塞給了紅霞一個大紅包,紅霞脆生生的叫了一聲娘;王雪也給孫大膽一個大紅包,孫大膽也叫了一聲娘,這個訂婚儀式就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
    然后,兩家的親戚朋友,一塊喝酒熱鬧一番,就算是把親事給定下來了,以后就等著兩個人結婚辦喜事了。

    郭開明當了三年的武警兵,打起了背包,從江北省的省城金陵市,復原回家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郭開明激動萬分,想象著回家就能進入交通公司上班了;最關鍵的是,一定要向紅霞表白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自從上次回家認識了紅霞后,郭開明給紅霞寫了兩封信,都是和家信裝在一塊寄出來的,按道理紅霞也該給自己回信呀!

    郭開明也沒細問家里人,是否將自己寫給紅霞的信,轉交給她了沒有。反正這半年時間也不算太長,這回復原了,也有時間和機會了,直接去問紅霞不就行了嗎?

    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,又搭乘公共汽車,上午十點鐘,終于到了沂蒙城里。郭開明也顧不上回家休息,背著背包,就趕往了風華批發市場。

    “娘,俺回來了。”郭開明來到陳老太的店里。

    “哎呀,小明回來了,趕緊進來歇歇,娘給倒茶喝!”陳老太接過郭開明身上的背包,開心的打量著兒子。

    “娘,隔壁紅霞家里怎么沒開門呢?”郭開明有些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“娘回家給你說,先喝茶休息。”陳老太臉上有些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娘,是不是她家里出什么事情了?”郭開明并不甘心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唉,娘實話跟你說吧,今天人家紅霞定親喝酒的。”陳老太低下頭,不敢看兒子那咄咄逼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什么?怎么這么快呢?難道她不喜歡俺?不可能啊?”郭開明似乎受了刺激一般,腦子一時有些短路了。

    “小明,你就死了這條心吧,咱家是什么家庭她家又是什么家庭呀?她根本配不上你!”陳老太苦口婆心的勸著郭開明。

    “她竟然不給俺回信,俺見了她一定要問個清楚,哼!”郭開明恨恨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小明,這···信的事情,是娘做的不對,你來的兩封信,俺根本就沒轉交給她。”陳老太此時,就像是一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一般,臉上的表情十分的難看。

    “娘,您怎么能這樣做呢?啪!”郭開明聽見陳老太的話,氣不打一處來,憤怒的將手里的茶杯,摔在了地上,提起背包,轉身便向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兒子,娘對不起你!”陳老太看著碎了一地的茶杯,聲音如蚊子叫喚一般的說著。

    其實,陳老太也是非常后悔,不該攔著郭開明跟紅霞談戀愛。人家紅霞家里,這一年多以來,生意干的非常紅火,在整個市場里都要數一數二的。

    這王雪家里有錢了,閨女出嫁,怎么也得給個十萬八萬的壓箱底的錢吧?自己這帽子生意,一年也賺不幾萬塊錢。

    陳老太越想越難過,干脆收攤回家,去看看兒子什么樣了,可別氣壞了身子。

    第二天,紅霞和王雪,早早地來到市場里面開門,將貨物一包一包搬到門口,準備開始批發貨物了。

    李永年昨天很高興,但是在酒宴上沒敢多喝酒,害怕喝多了給紅霞丟臉,回到家后,自己炒了一個辣椒雞蛋,還有一盤油炸花生米,開始一個人喝了起來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中,李永年竟然喝了七八兩酒,加上在酒宴上喝了幾兩,一共有一斤多酒。等到紅霞和王雪回來,看見李永年這貨時,已經倒在了地板上,呼呼睡著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李永年打開市場房間門,剛出開攤,王小玲也從老家趕回來了,幫忙拖地打掃衛生,掛樣品。

    “姑父,昨天喝喜酒沒喝多吧?”王小玲知道李永年喜歡喝酒,趕忙問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沒,沒喝多。”李永年哪里會承認,自己的光輝歷史啊。

    “爹,你老就別撒謊騙小玲了,昨晚上是誰躺在地板上睡覺的?”紅霞從大房間過來,正好聽見李永年在說話。

    “這,昨天不是高興嘛,俺在酒宴上可沒給你丟臉哈!”李永年不無自豪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俺謝謝你老人家沒給俺出洋相!”紅霞瞪了李永年一眼。

    “俺雖然喜歡喝酒,但是俺心里有數的很吶!”李永年開始慢慢吹噓起來。

    “紅霞,好久不見了。”門外隔壁,郭開明和陳老太,也一起來開門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是開明呀,你怎么回來了?”紅霞暗暗的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“俺復原回來了,估計這幾天就能去交通公司上班了。”郭開明站在門口,還不好意思進來,嘴上顯擺著自己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回來就能上班賺工資,可得好好干呀!”紅霞心如止水,沒有一絲波瀾,知道人家的門檻高,自己高攀不上。

    “是啊,聽說你訂婚了,男方是哪里的?在哪里上班?”郭開明好像很關心似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昨天剛訂婚,你也沒趕上來喝酒,俺是農民出身,也找了個農民,這樣門當戶對,挺好。”紅霞故意說給郭開明身后的陳老太聽。

    “是嗎?只不過這農民,可是要受點苦頭啊,現在還是城里人吃香呢!”郭開明心里酸溜溜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俺不覺得城里人有什么好的,一副好吃懶惰,小富即安的嘴臉,看不起鄉下人,你看看這市場里面,每天都賺幾百上千塊錢的老板,不都是鄉下人嗎?”紅霞可是不給郭開明好臉色看。

    “紅霞,其實俺給你寫過信,只是被俺娘給弄丟了。”郭開明小聲的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是嗎?是弄丟的,還是根本就沒打算給俺呀?”紅霞一猜,就知道是這個陳老太,在中間給做手腳了。

    “這,反正俺給你寫過信的。”郭開明不怎么會爭辯,臉上變得通紅。

    “寫過又怎么樣?咱們兩個根本不是一路人,也就永遠走不到一起去。”紅霞此時,真的看不起郭開明這個軟骨頭,只是一味地聽他娘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紅霞,其實俺心里有話跟你說。”郭開明鼓起勇氣道。

    “還是省省力氣別說了吧,俺要去北房間了。”紅霞說著話,人已經走出了老遠,漸漸消失在了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郭開明看著決然離去的紅霞,心中似乎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,就好像自己最珍貴的東西,永遠的丟失了,再也找不回來了。

先看到這(加入書簽)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我的書架

地瓜肚子的小說盛開的月季花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,不代表網站立場,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!
盛開的月季花最新章節盛開的月季花全文閱讀盛開的月季花5200盛開的月季花無彈窗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。
版權歸作者地瓜肚子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,請聯系我們,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。謝謝!
順隆書院
捕鱼达人千炮版攻略 腾讯分分彩0369规律 江西11选5今天开奖 广西快乐十分总和单双 江苏快3安卓最新版本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直选 四川快乐12套三中奖奖金 黑金快乐8备用网址 20选5预测专家燕 内蒙古快三投注 排列五新彩票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预测器 单机游戏免费下载急速赛车 三明商品期货配资 快3网上投注平台手机版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结果官方 不懂股票的人怎么玩